登陆注册
45413

万达惊险上岸(但是像孙宏斌一样,王建林这一次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大财经2023-12-13 10:58:220

然而,孙宏斌没想到,投资乐视最终让他泪洒当场;六年后,那些文旅项目也成了他手中的烫手山芋。

需要注意的是,在2021年8月,珠海万达商管获得的投资约为380亿人民币,而太盟的投资大约为180亿人民币,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但无论如何,王健林总算是勉强脱险了,暂时可以安心地睡个好觉。

尽管一些现有投资人选择退出,但大多数投资人选择继续支持万达,而且更重要的是,还有新的投资人加入,其中包括一些来自境外的投资者。这反映了投资者对珠海万达商管增长潜力的高度认可,对其经营能力的高度信任。

第一条都好说,万达连续三年超额完成业绩目标。

对于太盟这样的私募巨头来说,拥有商业地产龙头地位,持有494座与大众消费密切相关的万达广场,显然是一个不错的投资选择。

那还是6年前,孙宏斌红极一时。他如同一位白衣骑士从天而降,上演了一场接二连三的雪中送炭大戏。他首先带着150亿入驻乐视,成为乐视最大的股东;紧接着,他又以436亿的价格收购了万达集团旗下的13个文旅项目。

曾经为了简化企业用款程序,他在得到直属领导同意后,将76万元货款截留到朋友的公司账上。柳传志得知后非常愤怒:这可是他亲自培养的接班人!于是,他报了警。没过多久,27岁的孙宏斌因为挪用13万元公款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

在关键时刻,太盟对王健林保持信任,看好了万达的发展前景。因此,他们帮助解除了对赌压力,这对于万达来说是一种支持。目前,珠海万达商管有22家投资者,包括碧桂园、蚂蚁、腾讯等,太盟的支持有望带动更多投资者效仿,毕竟解决了问题后,情况会好转很多。

然而,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有投资者退出、有哪些新的投资者进入,以及新的上市期限是什么时候。这些问题仍然存在悬念,但至少珠海万达商管临近年末时的对赌压力基本上解除了。

目前有一些境外投资人,但并不算多。至于新的上市期限,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消息。

最终,持有98.3%债权总额的债权人投票通过,远超过75%的“及格线”。这就意味着,融创中国成功地获得了境外债重组方案的通过。

到了2023年5月,融创公司正式宣布一笔2947.86万美元的境外债即将到期,但由于资金紧张,无法支付这笔债务。

就在大家对这位曾经的首富的处境感到担忧时,一则好消息传来,解除了万达的对赌协议危机。最新的通告显示,12月12日,知名投资集团太萌将在万达投资赎回期满时再次对珠海万达商管进行投资。

融创中国的发行股本数量将增加1.2倍,达到约120.79亿股。孙宏斌的持股比例将由38.75%摊薄至24.74%,因此失去了控股股东的地位。

而这一次,这些“白衣骑士”变成了太盟及其背后的投资人们。太盟是亚洲最大的独立另类投资管理集团之一,在资本市场上有着强大的存在。太盟的第三大股东是海外私募基金的巨头黑石。根据招股书显示,太盟的投资规模已经超过700亿美元,其中有52%投资于大中华区。太盟参与的企业如腾讯音乐、乐信、奈雪的茶、优然牧业等都已上市。

孙宏斌独断专行地决定业务部的人事和财务,分公司的经理任命完全由孙宏斌一人说了算,集团公司无法插手。孙宏斌成了仅次于柳传志的公司高层,业界称他为“联想少帅”。

回顾过去的五六年,每当王健林面临危机时,好像总有一些“白衣骑士”出现,帮助他度过难关。比如在2017年,有一个价值约630亿元的地产世纪交易,融创的孙宏斌和富力的李思廉接手了王健林的13个文旅项目和77座万达酒店。王健林因此被称为“壮士断腕”,成功躲过了地产行业的大调整。

新的投资协议签署后,大连万达商管现在持股40%,是唯一最大的股东,太盟等一些已有和新进的投资者也参与了投资,总体持股60%。不过,万达方面没有透露有哪些新投资者参与。

太盟的联合创始人兼主席单伟建是“中国私募之王”和亚洲超级投资人,曾成功进行过一些困境中机构和企业的收购,并在它们脱困后卖出,是一个善于在危机中寻找机遇的人。

在相似的处境下,王健林为了筹集赎回资金,也进行了一系列的卖资产操作,但这让他失去了不少珍贵的资产。为了争取更多的“喘息时间”,王健林还拿出了超过30%的珠海万达商管股权,以获得投资者的支持。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孙宏斌费了一番周折,然后在香港中环召开的债权人大会上,有超过2000名债权人或代表参与,对这个项目进行了投票。

卖卖卖成为了万达应对危机的最佳手段,只不过值得卖的东西总是有限的,总会有一天会卖完。下次再遇到危机时,该怎么办呢?

尽管成功完成了境外债重组方案,但孙宏斌也不得不付出一些代价,最大的代价之一就是股权稀释和失去控股地位。

虽然通过卖掉一些资产筹集了一些资金,但从最近的照片来看,老王的生活似乎并不那么好过。今年已经69岁的王健林,最近一次在公众面前露面虽然依旧显得很有经验,但不同的是,他的身材明显瘦弱,透露着无法掩盖的疲惫和焦虑。

关于珠海万达商管的上市问题,现在不再有对赌协议了。这就意味着,在它在香港上市的最后期限到来之前,不再有来自对赌协议的上市压力。

最后孙宏斌东山再起,三次爬坡三次摔倒,但总是缺点好运,尤其是被贾跃亭坑得很惨。

在2023年,孙宏斌万万没想到,房地产市场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当初,柳总召开公司大会,员工们站起来后,必须等孙宏斌点头才能坐下。

但是,为了解除对赌压力,万达付出了一个相当大的代价——失去了对珠海万达商管的绝对控股权。

王健林真正着急的是卡死在上市这一条。

对于曾经的首富王健林来说,2023年真是不好熬。最近一个月,因为缺钱,王健林和他的公司万达频频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为了缓解巨大的债务压力,王健林被迫再次开始出售资产。

对赌取消是否表示王健林和万达集团已经成功渡过了危机呢?可能并没有那么顺利。万达目前的财务状况仍然比较紧张。

今日头条首发文章,请勿搬运,违者必究、

当然,万达能够一次次度过危机,主要原因仍然是王健林手上拥有许多优质资产。以管理的商业面积计算,万达商管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商业管理公司。2017年的文旅城和目前的400座万达广场,都是王健林最大的筹码。

万达曾经在港股退市,这也是老王最后悔的一次决定,因为A股高攀不上,王健林又把目光投向了港股,可惜四次都被驳回。

如果无法按原计划上市,就得面对所谓的“对赌压力”,这迫使王健林启动“卖卖卖”模式,把万达电影和万达广场都拿出来处理。

万达这次的对赌危机起源于上市前的机构投资。珠海万达商管与投资者签署了对赌协议,规定了2021年到2023年的实际净利润不得低于51.9亿元、74.3亿元和94.6亿元。如果未达标,万达商管将以零对价转让相关数量的股份,或支付现金补偿。另外,如果最迟在2023年前未上市,万达商管要回购股份并额外支付补偿。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目前大连万达商管持有珠海万达商管70.15%的股权,但新的投资协议签署后,持股比例降至40%,代价可谓相当高。但用30%的股权来换取主体信用和一个新的缓冲期,可以说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也许和孙宏斌一同努力的兄弟们也有同感,甚至高喊着在中关村孙宏斌是能力第一的口号。当时,这可是多么光辉的时刻。可惜,初出茅庐的孙宏斌没有预见到危险的来临,他选择了叛逆。

以万达商管为例,目前存续的境内债券本金总额为69.02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规模为18.78亿元。境外美元债共有3只,本金总额为13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近100亿元。除此之外,还有银行贷款、商票等其他债务,使得万达商管的流动负债超过了1000亿元,短期负债高达662亿元。万达账户上的货币资金尚有133亿元,可见偿债的压力有多大。

港股:曾经的我你爱理不理,现在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0000
评论列表
共(0)条
热点
关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