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4475

设计制造中国第一架飞机的人是(中国三大飞机制造厂)

大财经2023-03-21 13:51:090

一代代北航人的空天梦、强国梦,还将延绵不息,继续腾飞。

与前辈们研发“北京一号”一样,他们也是从“一穷二白”中起步。历经无数图纸绘制、无数数据演算,“长鹰”才终于被托举上天。

当前人老去,则自有青年、后来者。2019年,北航无人机“冯如三号”不间断飞行30小时6分42秒,创下了25公斤至100公斤级油动无人机续航时间的世界纪录。该无人机由该校30多名大一、大二本科生自行研发、生产、制造。这群年轻人平均年龄不到20岁。

最初的北航校园是一片繁忙的工地,只有飞机系教学楼和一栋学生宿舍刚刚建好,许多课甚至是在工棚里上的。

秉持着这一信念,“北京一号”的轮廓,就这样一笔一画地描绘在中国航空航天史的书页里。

“北京一号”采用了当时新颖的前三点式起落架。北京航空学院的师生几乎全体加入了制造过程:一年级做宣传,二年级造零件,三年级制部件,四年级搞总装试飞。

开国大典阅兵式上,可以参加受阅的飞机只有17架,领队的9架战斗机不得不掉过头,飞两遍。朝鲜战争爆发,周恩来总理在一次会议总结中指出,“靠买人家的飞机,搞搞修理是不行的。因此中国航空工业的建设道路,应当是由修理发展到制造”。中国的天空上,需要由中国人自己设计并生产的飞机翱翔,航空领域亟须突破与进步。

当西方的莱特兄弟造出了人类的第一架飞机,一个名叫冯如的中国人打定主意,要造出中国人的第一架飞机,立下了“苟无成,毋宁死”的航空救国誓言。1909年9月21日,冯如驾驶着中国人自制的第一架飞机“冯如一号”试飞成功,两年后在广州燕塘建立了中国第一家飞机制造厂。1939年,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航空发动机制造厂在贵州大定县诞生,北航的建校元老董寿莘、吴宗岱曾在此工作。

腾飞

始创于1991年的“冯如杯”竞赛,是北航把目光投向青年学生的另一个注脚。

如今已95岁的俞公沼站在展板前,与北航新生一同追溯那段历史,追溯中国人的空天梦。

70年来,北航完成了40多项国内第一的科研成果,包括亚洲第一枚固液两级探空火箭“北京二号”、以运-5运输机为基础研制的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北京五号”、共轴式双旋翼无人驾驶直升机、“蜜蜂”系列飞机、创造了世界纪录的月宫一号、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长鹰高原型远程无人侦察机系统等。

作为无人机“长鹰”的型号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北航无人系统研究院向锦武还记得,2000年北航正式承担“长鹰”型号研制任务时,团队起初只有30多人,还分散在多个办公地点。团队曾驻扎在河北一个废弃了快20年的旧营房,在附近某留守机场试飞,一度没有暖气,厕所在1公里外,条件非常艰苦。

“作为新中国第一所航空航天高等学府,北航在开天辟地的峥嵘岁月中诞生,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浪潮中成长,在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中腾飞。”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王云鹏在建校70周年大会上回顾说,这段历史是“心怀家国,守正致长远,初心不改培育栋梁;仰望星空,创新图自强,使命不移为国铸剑;砥砺前行,改革谋发展,矢志不渝追求卓越”的70年。

北航党委书记赵长禄表示,“北航全校师生员工将认真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坚持和加强党对学校工作的全面领导,全面提高人才自主培养质量,自觉履行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使命担当,为建设教育强国、科技强国、人才强国,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为谁培养人、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对这一问题,北航用70年、89位院士、300多位工程型号总师总指挥以及25万余名奋斗在各行各业优秀人才的实践行动交出了答卷。

在空天逐梦的路上,北航人越攀越高,大量毕业生被分配到航天设计院,成为“两弹一星”的骨干力量。

高飞

北航是我国最早在无线电系中组建电子信息类专业的5所高校之一,1958年,电磁学专家宋丽川响应号召回国,来到北航,北航的电磁专业就此成长起来,培养了一批又一批青年人才。作为传火者,苏东林带领团队开创出电磁兼容与电磁环境这一学科方向,培养了200余名奋斗在探月工程、载人航天、国产航母等重大工程一线的电磁兼容技术骨干。

“北京一号”的制造任务完成后,包括俞公沼在内的北航师生,立刻投身于新的任务中,开始研制四号无人靶机。

1988年5月,北京航空学院经国家教委同意,更名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并于1995年成为首批“211工程”国家重点建设高校,2001年成为“985工程”建设高校,2017年入选国家“双一流”建设高校名单。

当这些师生们,高举着双臂将“北京一号”的机身抬出车间时,承载着梦想萌芽的机械直指蓝天。“北京一号”在首都机场试飞成功,3000多人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该竞赛以中国航空先驱冯如先生命名,是一项学生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也是北航一年一度的科技创新盛会,已连续举办32届,共有9万多名学生直接参与竞赛,作品数量超过5万件,是北航70年历史上声誉最高、学生参与最广的竞赛。这一竞赛也成为北航学生最大的创新创业实践平台。

下一个要攻克的难关,则是无人机的“全疆域到达”。团队奔赴海拔超过4000米的高原,在低温缺氧的环境中,继续反复试验。100多人的团队历经18年艰辛,让我国成为继美国和以色列之后,第三个自主研制出远程长航时无人机的国家。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渺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一大批年轻有为、造诣精深的专家学者,一代又一代接力投身于空天逐梦之路。

航空动力专家高歌发明沙丘驻涡火焰稳定器时也才36岁,正在北航读研究生,他的导师正是宁榥。

刚起步的梦想,在华夏大地上蹒跚前行,等待彻底张开双翼的那一天。

在青海的沙漠里,高歌看到不管风怎么吹,这种新月形的沙丘都不变形,而其他形状的沙丘都会被风吹跑。他当时就想,一定要搞明白这一现象的原理,然后把它运用到航空航天技术上。高歌的研究成果显著提高了飞机的飞行性能,连钱学森都称赞“这项发明长了中国人民志气”。

刚刚胜利闭幕的党的二十大,擘画了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蓝图,明确了教育、科技、人才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基础性、战略性支撑。

学生们在上课之余自觉参加义务劳动,“搬砖修路平操场”。1958年,1800多名北航师生,把图纸上的“北京一号”轻型客机,浇铸成现实中的钢筋铁骨。

近500名新生怀揣航空梦汇集到这片尚未建设完毕的校园里。战火中长大的这代人,用一双双踩在荒滩地上的脚,丈量着从大地到天空的距离。谁也没有想到,若干年后,他们当中产生了王永志、陈懋章、戚发轫等7位院士。

空天报国的梦,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精神脉络里,燃烧了整整70年。

它从20世纪初人民蒙难、文明蒙尘的硝烟中萌生,在抗战年代航空救国的思潮中发芽,于新中国的求索和建设中成长,在新世纪的赛道上壮大。

俞公沼从北洋大学航空系毕业时,距离北京航空学院成立还有两年。他曾经想着投身南方的解放接收工作,但时任天津军管会文教部部长的黄松龄先生对他说:“工业需要人,航空更需要人,你们就不要走了,留下来吧!”

在北京海淀区,元大都“蓟门烟树”城门以北至柏彦庄湧寿寺之间的一片农田土洼上,这所承载新中国空天梦想的学校正式动工兴建,飞上蓝天的起点,从一片荒芜中萌芽。

来源:中国青年报

70年来,这所新中国第一所航空航天高等学府,始终秉承“德才兼备、知行合一”的校训,弘扬“艰苦朴素、勤奋好学、全面发展、勇于创新”的校风,空天报国,逐梦一流。

中国工程院院士、电磁场与微波技术专家苏东林就是其中之一。

这几乎是从零开始的研究,彼时他们对高空高速飞行器毫无了解。俞公沼找到了当时的北京航空学院航空发动机教研室负责人宁榥“取经”,试图解决发动机制造这一最大的困难。凭借千小时地面试车实践的经验,他们将两台冲压发动机安装在靶机上,提供了大约1000公斤的推力,终于达到了要求的速度与高度。

他就这样加入了北航,成为新中国第一代航空人,甚至没比自己的学生大多少。1958年,才31岁的他担任了“北京一号”的副总设计师。

那个年代,一切都在等待起飞。1952年,经过两轮全国院系调整,大批航空精英响应中央号召,汇聚京西柏彦庄,完成了为新中国培养红色航空工程师的创业之举。1952年10月25日,北京航空学院正式诞生。

关于成立北京航空工业学院(成立后的正式名称为“北京航空学院”)的批文,70年前由教育部签发,至今存放在北航校史馆。泛黄的纸张上盖着红色的公章,记录了新中国空天梦的一抹希冀。

中国工程院院士、人机与环境工程技术专家王浚当时正在北航读大四,他负责的工作是把机翼和机身大梁连起来,用螺栓穿进去。还有近2000名师生和他一样“劲头很足,情绪很高”。校园里灯火通明,参与研制工作的学生昼夜不息。院长武光叮嘱食堂加餐,王浚至今都记得那时蛋炒饭的香味。

1951年12月10日,周恩来总理召集会议,讨论航空工业由修理过渡到制造的方案。李富春副总理提出,“急需办一所航空大学”。周恩来表示同意,指示“按照你们提的意见办”。

在陈懋章的记忆中,那时的北京“比现在冷多了”。当年才17岁的陈懋章半夜从同样是工棚改成的厨房端元宵回宿舍,“没到宿舍就冻上了”。但在这呵气成霜的寒冬里,他学得卖力,活得扎实,“以中有足乐者,不知口体之奉不若人也”。

爱国奉献、敢为人先、团结拼搏、担当实干,正是北航这条空天逐梦之路的底色。

起飞

这个属于中国人的空天梦、强国梦,甚至可以追溯得更远。

1954年6月,武光被任命为北航第一任院长。27位教授、21位副教授从海外归来,成为我国航空先驱——中国力学教育和科研的先驱者王俊奎、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中国第一位流体力学女专家陆士嘉、北航发动机专业奠基人王绍曾、“北京一号”总设计师徐鑫福、“两弹一星”元勋屠守锷……每一个名字写在中国航空航天史上,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0000
评论列表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