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41543

别急了(这是全国平均工资的真相)

大财经2023-11-21 11:54:050

中部地区为何不及西部地区?河南为何会垫底?

其实,整个西部地区,尤其是人口规模较小的欠发达省份,基本都是如此。

西部地区平均工资为何这么高?西藏靠什么力压粤苏浙?

这正是大国一盘棋的体现。

然而,出于粮食安全考虑,区域发展普遍受到耕地红线的限制,越是农业大省,受到的约束就越大,能用于开发的土地空间就越有限。

河南是我国粮食产量第二大省、小麦产量第一大省,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粮食净贡献省份。

文|凯风

我国共有四大区域,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平均工资最高的为东部,其次为西部、中部和东北。

中国地域广阔,不同省域地理环境、资源禀赋、产业结构不尽相同,自然存在差距,这一差距不仅体现在GDP总量上,也体现在人均GDP、人均收入、平均工资等指标上。

根据统计公报,2022年,西藏全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为179.63亿元,但支出高达2592.98亿元,这其中巨大的缺口,多数都要靠转移支付来填补。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统计标准,城镇非私营单位,涵盖国有单位、集体单位、股份制企业、港澳台资和外资企业,可以视为大中企业和单位的集合体。

显然,“中位数”收入更为合理。居于中间位置的数据,足以代表大多数人的收入水平,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一数据并未直接对外披露。

这背后,更多是统计口径所致,城镇非私营单位不等同于体制内,非私营单位也不是民营企业或个体户。

与之对比,城镇私营单位,主要是私营企业,多数都是中小企业,工资与大型企业之间存在悬殊也就不难得到理解。

问题在于,西藏是我国经济最薄弱的区域,无论是GDP总量、人口规模还是财政收入水平,都只相当于东部地区的普通地级市。

先看第一个问题,不同单位之间的工资悬殊,为何如此巨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2年平均工资最高的三大行业是信息技术产业、金融业、科学研究及金融业,最低的则是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农民牧渔业、住宿和餐饮业。

东北地区垫底并不令人意外,意外的是,西部地区的平均工资竟然超过中部,无论非私营单位还是私营单位,都是如此。

以月来折算,这些省份平均月薪都在1万元以上,京沪更是逼近2万元,如此之高的收入,与日常感受相背离,让许多人生出“拖后腿”的感觉。

此外,平均工资是税前工资,而非到手工资。税前,即扣除五险一金之前的工资,与最终的到手工资之间存在20-30%的差距。

那些省份,平均工资最高?

01

同时,考虑到艰苦的环境,同时为了吸引人次流入,在西藏,许多单位一般在基础工资之外,都有额外补贴,工资水平高于内地一般地区。

这在省域统计中也可见一般。单看城镇非私营单位,全国平均工资最高的10大省份,东部占据6席,西部占了4席,中部和东北都是颗粒无收。

再看第二个问题,为何许多人感觉“拖后腿”了?

谁是全国平均工资最高的省份?

虽然农业收入不高,但在粮食安全中,河南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堪称“大国粮仓” 的压舱石。

02

同样令人困惑的是,平均工资最低的5个省份,除了东北的黑龙江、吉林之外,其他3个都花落中部:山西、江西、河南。

单看城镇非私营单位,京沪遥遥领先,平均工资双双超过20万元,而西藏、天津、广东、浙江、江苏等省份也在12万元以上。

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显示,西藏只有4.7万个法人单位,而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类就占了1/4强,企业单只有2.8万个。

此外,西藏的单位数量远低于东部地区,主要都是国企及行政事业单位,私营或民营企业不多,也在一定程度上拉高了平均数。

不只如此,西藏平均工资力压西部群雄,放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不仅超过了作为中国经济第一大省的广东,而且力压身为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浙江。

平均工资只统计了单位,且存在明显的“平均数”效应,高新产业越发达的地方自然就越高,但行政事业单位、国企人员占比高的地区,同样也会居高不下,这正是东部和西部平均工资较高的不同侧面。

作为我国转移支付的主要受益方,西部在为东部贡献煤炭、天然气、电力的同时,享受来自东部地区的转移支付。

更令人意外的是,西部平均工资最高的省份,不是四川重庆陕西等经济大省,而是西藏,就连青海、宁夏也稳居前列。

03

04

此外,平均工资的统计,只涵盖了单位人员,大量的个体户、自由职业者都不在其列,自然也让数据显得更高。

一旦这些产业茁壮成长,河南经济将会再上一层楼,平均工资也将摆脱目前的局面。

究其原因,平均工资,是典型的“平均数”,自然存在“被平均”效应,一些极端的数据,会拉大整体的平均数值。

近日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2023》,完整披露了各省市、各行业的平均工资情况。

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

不容否认的是,河南的互联网、金融业、高科技制造业的确不够发达,支柱产业过于传统,某种程度上影响了非私营单位的平均工资水平。

西藏最为典型。西藏的平均工资之高,并非第一次出现,而其人均养老金收入更是力压京沪,位居全国之首。

但令人意外的是,西部地区的平均工资整体力压中部,而西藏、河南的排位又显得极其突兀。

可以看到,无论京沪还是西部欠发达地区,城镇非私营单位与私营单位之间,工资差距普遍都在2倍左右,最高的甚至接近2.5倍。

另一方面,考虑到产业结构的影响,农业大省的定位,始终是难以绕开的因素。

整体来看,各省份的平均工资,基本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与人均GDP存在明显的正相关关系,但也存在很多例外。

这背后,一方面是统计因素所致。

无论是“三桶油”、三大运营商等大型央企,还是阿里巴巴等大型民营企业,抑或特斯拉等外资企业,还是富士康等港澳台资企业,都囊括在内。

就像姚明和潘长江的平均身高,足以超过全国90%以上的人,平均数天然存在局限性。

然而,作为边远高寒地带,环境相对艰苦,加上肩负国防重任,战略意义重大,因此给予大量的转移支付,并非没有理由。

即使如此,在保障粮食安全的基础上,河南正在向高新产业全面转型,布局了包括新能源汽车、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生物医药在内的新赛道。

毕竟,全国工资水平最高的三大行业都云集了一线城市:互联网及软件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金融业。

最令人意外的是,作为经济第五大省的河南,平均工资竟然在全国垫底,不到西藏的一半,仅为京沪的三分之一左右。

如果看所有行业更为真实的中位数,河南大概率能跻身中游,而西部地区或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

京沪等地之所以遥遥领先,并不难理解。

论经济总量,河南是不折不扣的第五大省;论人均GDP,河南也排在全国中游,并不弱于西部省份。

同时,农产品价格又要兼顾工商业发展的需要,不能随意涨价,这也导致相关产业的平均收入水平跑输大盘。

0000
评论列表
共(0)条
热点